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纳速武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纳速武术 首页 少林武术 查看内容

[往事回顾]“功夫”一只脚踏进奥运

2009-5-24 11:55| 发布者: awagink| 查看: 2545| 评论: 0

少林学之辩
少林武僧为来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表演少林功夫

少林学之辩
张崇德在澳大利亚传授中国武术
 

  

  中国武术即便就是定位于评分比赛项目,也需要结合奥运会规则的特点,把难度动作量化设定为难度系数。

  撰稿/张 伟(记者)

  “一国之盛衰强弱,恒以国民之精神体魄为衡。我国右文左武,相沿千载。体育一端,记载极详。如周礼保民养国子以道,乃教之以六艺、五礼、六剑、五射、五驭。礼以节欲,剑射以锻筋骸……”这是记者曾经在国家体育总局资料室查阅过的一本我国最早的《中国体育史》,纸黄、线装,有点儿发脆,封皮是后来的新装订,已经看不出出版日期,著者为郭希纷,撰稿时间是中华民国七年冬。在这部体育专著里,我国的体育被分为八节而述,其中有国技、角力、击剑等。国技乃武术也,是中国的国粹。

  长期以来,“中国功夫”在西方充满着神奇色彩,深受西方人的喜爱。位于上海中山南二路的天坤体育俱乐部,是一个集武术、散打、

太极拳等多种活动于一体的俱乐部,每天前来活动的市民络绎不绝,其中还有不少外国友人。

  中国武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我们清楚地记得,当年东京奥运会时,日本的柔道列入了奥运会,汉城奥运会时,韩国的跆拳道也进入了奥运会,然而,令许多人不解的是,在北京奥运会即将召开之际,具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国武术为何就是进不了奥运会?它的障碍又来自何处呢?

  “表演”误区

  竞技体育的灵魂和特点就是竞争,它有自身的规律和内在的属性,正如体育就是体育,文学就是文学一样。一方的胜利即他方的失败,这种排他性是由目标的唯一性所决定的,也是现代人竞争意识的形象表现。

  从竞争的角度来说,中国武术以前向世界推广的大都是武术套路,即以评分的方法进行比赛,这无疑使武术中最有魅力的成分——竞争双方之间的相互搏斗和各派之间的实际较量在很大程度上消失殆尽,尽管后来的武术比赛中又派生出一个散打项目,即在有防护具的情况下拳脚并用进行比赛,但它并不代表武术比赛的主流。多年来,中国武术界曾经频频派出武术运动员出国表演,并举办过许多次国际武术邀请赛,为宣传和推广武术运动可谓鞠躬尽瘁,但是这样做的另一面,也许恰恰给武术运动进入奥运会制造了障碍。

  记者曾经在1998年赴日采访世界杯体操赛,其间,恰巧一支中国武术代表团也在日本访问,因为接待单位需要筹集资金,几次巡回演出都搞成了纯商业性的表演,影响了中国武术的形象,不少当地报纸称武术为“杂技艺术”,这些舆论对武术进入奥运会是不利的。李连杰、赵长军等著名武术选手,先后拍摄过不少电视剧和电影,然而,有专家认为,这些运动员拍得越多、越好,中国武术进入奥运会也就越难,因为这使更多的观众误“认为”武术是一种表演的艺术,而不是体育比赛。

  在历届奥运会上,表演打分项目已经出了不少麻烦,令奥运会官员头疼不已。在雅典奥运会上,体操比赛从开赛以来就一直陷入了无休止的“裁判风波”中,从团体赛到个人单项,国际体操联合会不得不面对因裁判不公而带来的大量投诉。在雅典奥运会体操比赛的最后一项单杠比赛中,裁判不公的打分,终于点燃了观众早已不满的火药桶,全场一万多名愤怒的观众,因抗议裁判对俄罗斯名将涅莫夫的“压分”,长时间地报以持久而响亮的嘘声,迫使比赛中断长达10分钟。最终涅莫夫仅仅获得了第四名。涅莫夫赛后无奈地说:“我觉得我至少应该得到一枚铜牌,但在我看来,一切在赛前就已经内定了。”

  可以说,“涅莫夫事件”只是打分项目中的“冰山一角”。在亚运会的跳水比赛中,细心人不难发现,日本裁判在给中国运动员打分时,几乎每一次都是所有裁判中最低的,在给日本选手打分时又几乎全都是所有裁判中打分最高的,队员表现的好坏暂且不论,至少这已说明打分项目受裁判左右的因素太大了。另外,在盐湖城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中,也出现了严重的、人为操纵的打分争议,当时俄罗斯选手别列日娜娅/西哈鲁利泽获得双人滑金牌后,很快传出法国女裁判受人指使而出现了打分偏袒的传闻。国际奥委会随后宣布追授加拿大选手塞尔/佩尔蒂埃双人滑并列金牌。冬奥会后,俄罗斯人托赫塔胡诺夫涉嫌在幕后操纵冬奥会花样滑冰评分结果的丑闻曝光,5个月后托赫塔胡诺夫在威尼斯被捕。

  表演评分项目出现的一次又一次的黑幕、丑闻,在一定程度上也为奥林匹克爆发一次全面危机埋下了隐患,因此在雅典奥运会不久,同样是表演打分项目的现代五项一度面临被奥运会扫地出门的危机,尽管国际现代五项主席是萨马兰奇的女婿。由此可见,武术要想走进奥运会,需要尽快走出“表演”误区。

  武术尚待规范量化

  记者日前来到了上海天坤体育俱乐部,采访了俱乐部总教练,素有“浦江剑侠”之称的八运会武术剑枪全能冠军张崇巍。张崇巍认为:中国武术流派繁多,所以给人的感觉是规则过于复杂。另据张崇巍介绍,仅在全运会上,就设有男女南拳长拳、剑术、太极拳、棍术、刀术、枪术、太极剑、男子对练、女子对练等项目。在亚运会上,武术项目设有大项:男女长拳全能,太极拳全能、南拳全能以及男子散手等,在小项方面,如一个选手参加南拳全能就要先后进行拳术、棍术和刀术的表演,在男子散手项目上,选手根据体重不同还要分成52公斤级、56公斤级、60公斤级、65公斤级和70公斤级等5小项。记者了解到,其实,大家在全运会和亚运会赛场上所看到的仅仅是武术的一小部分,如果再细分拳术、刀术、剑术又有很多种。

  据悉,2003年中国在申奥成功后,就立即开始申请武术进入奥运会的有关事宜,虽然世界武术锦标赛在中国的努力下已经举行了数届,但事实上该项赛事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还很不够,所有参赛选手都认为武术是中国的绝对强项,是非常东方化的一项运动,于是中国运动员顺理成章包揽了大多数的冠军,中国人只是在个别项目上把一两块金牌让给了外国人。韩国的跆拳道有黑带、蓝带、白带之分,日本的柔道也有段位高低之分,而武术比赛却没有,武术的套路规则、打分标准、参赛等级等还显得不够规范,存在尚待量化方面的诸多问题。

  应该说,中国武术竞赛的规则还是经过了一个不断完善、循序渐进的过程,武汉体院武术院张教授告诉记者,1959年,中国颁布了第一部《武术竞赛规则》,这是我国第一部较为全面、科学、系统的武术规则,此后,《规则》共修改了8次,尤其是1996年新的《规则》出台后,使武术竞赛有了许多质的改变,完善了不少竞赛机制。在中国申奥成功前夕,为了将带有浓厚的中国文化特点的武术推进奥运会,国家武术竞赛规则制定者,又结合奥运会竞赛规则的特点,在2002年对原有的《规则》进行了大胆的改革。

  从《武术竞赛规则》发展的历程中,我们不难发现武术运动的发展是随着社会的需要而发展的。特别是强调了竞技武术的规则,以公平竞赛为目的,提出了分块打分和量化打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发展和进步。另据辽宁武术教练王军介绍,中国武术讲究出奇制胜,上世纪50年代的运动员多数基本技术较好,在手形、手法、步形、步法、身形、身法、腿法、功力等方面都受过严格的训练,姿势工整、力法突出、攻防意识较强,在演练套路的过程中较好地体现出了攻防特点。然而,武术运动要走向奥运,就必须适应奥运会的比赛规则,增设“指定动作”和“创新难度”,中国武术即便就是定位于评分比赛项目,也需要结合奥运会规则的特点,把难度动作量化设定为难度系数,这样运动员就可以结合自己的特点进行选择,与奥运接上轨。

  “奥运瘦身计划”成羁绊

  实际上,中国武术无法进入北京奥运会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决定了,因为从程序上看,首先要在举行奥运会的5年前在国际奥委会的执委会上讨论表决,而当时奥委会根本就没有就武术进入北京奥运会议题进行过讨论表决,此项议题一拖再拖,最后自然不了了之。

  早在20年前,中国武术已经开始走向世界,10年前中国武术加入奥运会大家庭的呼声“如雷贯耳”,中国武术人为了武术的发扬光大作出了不懈的努力,特别是中国在申奥成功后,中国武术似乎真的迎来了春天,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国际奥委会推出了“奥运瘦身计划”。

  很多人不理解,中国武术与当年日本的柔道和韩国的跆拳道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为什么就是进不了奥运会呢?用国家体育总局的一位领导的话说:“时代不同,没有可比性,如果我们也是在60年代举办奥运会,那么我敢打保票,中国武术肯定能进去。”

  据了解,在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新增添了排球男女 、柔道这两个日本强势项目,那时奥运大项数目才19个,参赛运动员仅5140人;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上,跆拳道幸运地成为新增项目,当时有9581名运动员参加了23个大项237个小项比赛。然而到了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共有10500名运动员参加28个大项301个小项的比赛。面对日益庞大、臃肿的奥运大家族,国际奥委会毅然决定要瘦身。在这种情况下,一个非奥运体育项目要想顺利加入奥运会,真可谓“难于上青天”。

  2005年7月,罗格终于开始为奥运 减肥动刀子了。在国际奥委会第117次全会上,国际奥委会开始对乒乓球、羽毛球、棒球、垒球等多个世界普及率不够高的项目进行投票,其中任何一个项目如果没有获得一半以上委员的赞同票,那么在2012年将被淘汰出奥运会这个大家庭。结果,棒球和垒球被扫地出门,这也是自1936年将马球剔除出奥运会后首次遭到削减的奥运项目。另外,高尔夫球、壁球、空手道、7人制橄榄球、轮滑5个期待进入奥运会的新增项目,在稍后进行的投票中,都没有得到进入奥运会必需的超过三分之二的票数,结果无缘进入奥运会,理由是这些运动在世界的普及率不高、不是国际社会的主流运动。可见,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武术已经很难进入奥运会了。

  几个月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委托维尔布鲁根转达了国际奥委会的意见:同意在2008北京奥运会举办的同时举办国际武术赛,比赛名称为“北京奥运会武术比赛”,同样颁发金牌、银牌和铜牌,但是奖牌样式与北京奥运会奖牌要有所区别。奖牌数要单列,不计入奥运会奖牌数内。至于运动员是否进入奥运村、是否参加开幕式等细节问题目前还在商讨之中。这是国际奥委会给中国的一个台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说:“这并不意味着武术项目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只要时机成熟了,奥运会大门还是会向它敞开的。”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